爱教基地

首页 / 菁菁校园 / 爱教基地

林则徐纪念堂

林则徐镇海筹防

林则徐(1785-1850),福建候官人。1838年(道光十八年)在任湖广总督时,禁止鸦片,成效卓著。次年以钦差大臣赴广东查禁鸦片,与总督邓廷桢协办将英美烟贩237万斤鸦片在虎门销毁。1840年任两广总督,英国挑起鸦片战争,林严密设防,使英军无法得逞。后受投降派诬害,被革职。1841年5月,派赴浙江,协办海防。

林则徐从广州日夜兼程,6月10日直抵镇海,下榻梓荫山麓蛟川书院。当时他无正式任命,但他不顾个人荣辱,在官员陪同下,四上招宝山、数出镇海口,不避艰险,察看形势,对炮位安设、海防加固提出许多具体意见,加强了镇海的防务。

7月13日,裕谦风尘仆仆赶到镇海。正当他俩共商抗英大策时,林则徐流放伊犁的谕旨传到军营。次田,他强抑悲愤,悄然离去。三个月后,镇海陷于英军之手。

1994年,就在当年林公住过的地方,林则徐纪念堂落成,作为对这位民族英雄的永恒纪念。

在镇海抗英期间,民族英雄林则徐在镇海度过了34个日夜,期间的日记、诗句、手书石刻、奏折、四轮磨盘炮车模型、蛟川书院碑等资料,仿佛告诉我们:在梓荫山麓蛟川书院彻夜不灭的灯光里,已被撤职的林则徐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的爱国情怀。在镇海的短短34天,林则徐四上招宝山、五上金鸡山,考察地形,检查防御工事,与龚振麟等人一起研制成8000斤大铁炮和可以灵活转动的四轮磨盘炮车。

linzexu001.jpg

建立在镇海中学内的“林则徐纪念堂”

linzexu003.jpg

题匾:赵朴初(1907-2000)著名作家、诗人和书法大师,历任政协全国九届委员会副主席,中国佛教协会会长。著名社会活动家,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。

linzexu004.jpg

林则徐纪念堂记 撰文:郑修

林公则徐,粤土受诬,命赴浙候旨,寓蛟川书院一月余,置个人荣辱于度外,为镇海防务而操劳,登高涉险,造船铸炮,时虽短而功卓著。几度欲建堂以纪念,未能如愿。一九八五届干部班诸君欣然筹资,力促其成。由临海古建筑工程队设计施工,历时半载,耗资三十余万元,风愿遂圆。林公业绩,蛟川永传。

linzexu005.jpg

林则徐纪念堂楹联(林则徐亲笔书写)

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这是林则徐在广州撰写的对联。上联自勉心胸要宽广才能虚心倾听各种意见。下联告诫自己要杜绝私欲,才能树立刚正不阿的坚强者形象。

大智若愚,大勇若怯。这是苏轼给人信中的话。意思是聪明过人的智者、勇气无比的壮士并不是显山露水,反而从表现看来,似乎属于蠢笨之辈、怯懦之流。

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。这是《老子》里的名言。说“为学”与“为道”(为:治、做)是两个相反的过程,前者知识日渐增多,后者知识日浙减少(损:减少),达到“无为”的状态,而“无为”也正是“无不为”的境界。(释义:朱道初)

林则徐生平

林则徐(1785-1850)字少穆,福建闽侯人,嘉庆进士。任东河河道总督时修治黄河,后任江苏巡抚,又兴修浏河等水利。1838年在湖广总督任内,禁止鸦片,卓著成效。但主张对外商分别对待,孤立烟贩。在虎门烧烟后,积极筹备海防,倡办义勇,屡败英军挑衅。1840年1月任两广总督,鸦片战争爆发后,他严密设防,使英军在粤无法得逞。因受投降派诬害,被革职。次年派赴浙江镇海,筹划海防,不久又充军新疆,曾在那里兴办水利,垦辟屯田。

后起用为陕西巡抚,擢云贵总督,因病辞职回籍。1850年起用为钦差大臣,前往广西镇压农民起义,在潮州途中病亡。        

林则徐赴镇“候旨”  

1839年(道光十九年)3月10日,林则徐以钦差大臣南下广州禁烟,与两广总督邓廷祯、广东巡抚怡良、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等,在虎门海滩把收缴来的237万斤鸦片当众销毁。1840年6月至7月,英国侵华远征舰队封锁珠江口,并进攻定海,之后又直逼津沽。昏庸道光帝惊惶失措,立即派直隶总督琦善与英军代表谈判。琦善向侵略者表示要重治林则徐,为他们“伸冤”。9月道光帝派琦善为钦差大臣至广东,以“办理不善”误国病民的罪名,把林则徐、邓廷桢两人撤职查办。但英军继续在广州咄咄进逼。道光帝才于1841年1月(道光二十一年正月)发布对英宣战诏令,又让林则徐、邓廷桢“协办夷务”。4月16日(三月廿五日)赏林则徐四品卿衔,命赴浙江候旨。林则徐在接到钦命后二天,即自广州出发,从水路昼夜兼程,向镇海进发。

林则徐在镇海(日记摘抄)

四月  二十一,晴。

辰刻过西霸,巳刻至宁波府城,余舟未泊,欲趁退潮直赴镇海,而潮已渐长矣,舟行尚不甚滞。刘玉坡抚军、余紫松提军(步云)、前臬司周石生(开麟)俱开舟来,即于舟中见。申刻到镇登岸,与抚、提诸君在邮亭小坐,即往拜之。晚至北城内蛟川书院住。

二十二,阴。

刘抚军、余提军先后来。午后登招宝山,观山海形势,察看新旧炮位,在山上观音、天后两殿前行香,复至余提军寓中谈,晚回。

二十三,晴。

囚抚军、提军同到寓中,回来相晤,并与局员议铸炮演炮事,留抚军、提军共饭。

二十五,雨。西北风,微寒。

午后刘抚军来,以裕鲁珊(谦)奏稿相示,知鲁珊欲驻嘉与调度江、浙两省军务也。

二十六,晴。

晨拜抚军、提军,饭后赴炮厂观铸四千斤铜炮,晚回。闻广东四月初四日又接一仗,不无小挫,未知确否。

二十七,晴。

饭后过江登金鸡山,与抚军、提军同观演放铜炮,并相度炮台地利,哺时回。

二十八,雨。

早晨接粤省怡抚军(良)四月十一日来书,知初二以后,逆夷复肆猖撅,继仍乞和,尚不知如何陈奏也。饭后往拜刘抚军,遂同往炮厂,观刮磨炮膛,晚回。

五月

溯日,昨夜雨大,早晨诣城隍庙行香。抚军、提督约往总持寺公局中议事,在彼吃面,遂往东岳宫前安炮,又过江至金鸡山下观排列沙袋把靶,复至山上观修理炮垛,晚渡江回。

初二,晴。

早饭后与余提军、李镇军同至北城上观演炮二十余位,又至东宫观演夷炮,对岸山上安靶取准,晚回寓。

初三,上半日大雨。

余提军昨日面订在招宝山上试炮,今晨赴其约,因雨未能演放,复往拜刘抚军,即回寓。午后雨歇,仍阴。炮厂是日铸八千斤重大铁炮,几为大雨所阻,幸雨止尚可无碍。是夜子初夏至,而天气俨似春寒,竟不能不着羊裘矣。

初四,晴。

早晨往刘抚军处,留饭。饭罢余与提军同赴招宝山观演炮,有一兵火绳落在药桶内,火药轰起,烧伤数兵,幸皆未至致命。

初五,昨夜雨,至今午始止。

客来贺节者,均未晤,亦未出门,舟儿赴抚军、提军各处答拜。

初十,早晨对客。

饭后与鹿春如、汪少海同乘钓船赴海口望金鸡山形势,拟再添建炮台也。中刻遇大雨,回棹。

十一,晨晴。

寓中吃早饭,渡江再赴金鸡山上相度炮台地势,刘抚军、李镇军俱至,定议作两层炮台,未刻遇雨各散。

十三,雨。

晨,抚军来,同赴文昌宫观炮架,即回。

十四,昼阴晚晴。

巡洋舟师在乱礁洋而拿获盗船三只,盗犯八十名,鸦片一千四百斤,刘抚军来寓同验,即付粮台收贮。

十七,早晨微雨。

刘抚军来。余赴东岳宫观演炮,即回。十九,晴。

晚,抚军来,知其移居总持寺。二十,晴。

饭后渡江至金鸡山观新开土炮台,并运铜铁大炮。

二十四,早晨睛。

楷李镇军登北城上观放炮,又赴铸炮局观新铸铜铁各炮,刘抚军亦至,观毕而散。

二十五,晴。

早晨裕鲁珊星使到镇,往东岳宫接晤,鲁珊随即来寓,谈至申刻去。刘抚军处接兵部五月十三日咨文,亲往询之,知奉上谕,以则徐前在粤省所办营务夷务均未能妥协,与前督邓俱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。是夜即收检行李。

二十六,晴。

早晨裕、刘以下络绎来寓,至午对客始罢。即移行李出南城外马头登舟(北关船五只,每只船价五百六十文,水脚三百六十文),大小文武皆送于郊。未刻开行,申刻潮长,舟行尚不滞。三十里过梅市,又三十里宁波府城,未泊舟,黄、邓两守、周竹庵(缙)、颜小芳(其庶)、叶大令(坤)、汪少海(仲洋)俱放船至此,晤谈而别。日尚未沉,又行。夜过慈溪,有阵雨。三更后将至丈亭,距宁郡七十里泊。


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