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枫烈士纪念楼

  朱枫(1905-1950),女,原名朱谌之,字弥明,浙江镇海人。1927年毕业于宁波女子师范学校,1938年至1944年,先后在党领导的桂林、重庆、金华、上海“新知”书店办事处工作。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49年底受命由香港赴台,执行秘密使命。1950年初由于叛徒出卖,被敌人逮捕,同年6月10日被害于台北。

  1995年,在烈士故居,朱枫烈士纪念楼落成。

朱 枫 传 略

  朱枫,女,1905年生,原名桂凤,改名湛之,城关朱家花园人。出身富裕家庭。1914年入县立高级女子小学,1921年入宁波女子师范学校。1925年“五卅”惨案发生,带头参加反帝爱国活动。1927年远嫁沈阳。1931年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举家返乡,翌年丈夫病逝。1937年“七·七”抗战开始,投入救亡宣传活动,参与救护遭日机轰炸的死伤人员。期间,与朱晓光结婚。当年底举家去武汉,次年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新知书店工作,并捐款500元。武汉失陷前返浙江,在金华帮助台湾爱国志士筹建台湾抗日义勇队,慨捐800元,并向义勇队少年团捐赠衣物。1939年秋,与朱晓光赴皖南新四军军部,设随军书店。1940-1942年,在抗日战争最困难时期,先后坚持在新知书店和书店桂林办事处工作。1941年夏,化名周爱梅,三次进入上饶集中营,探望和设法营救皖南事变时被捕的朱晓光,晓光于次年春越狱成功归队。1944年初至沪,参加书店驻沪办事处筹组同丰商行。10月,同丰商行遭敌破坏,曾被捕押于日本宪兵队,经受酷刑,守口如瓶,后经组织营救出狱。1945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,调至中共华中局在沪贸易机构经理财务,兼管情报部门经费,巧妙周旋于国民党经、军、警上层人物之间,保护党的事业和同志安全。1948年秋,调香港。新中国成立后,奉命去台湾执行秘密任务。1950年2月,因叛徒告密,被敌人追捕,狱中坚贞不屈,同年6月10日,在台北壮烈就义。

摘自1994年版《镇海县志》

朱枫台北就义

  渴望团聚

  1949年,新中国成立前二个月,朱枫还在香港搞党的情报工作。她丈夫朱晓光己随解放大军,从东北南下,来到上海参加接收工作,被任命为市新华书店主要领导。从8岁起就在部队里长大的女儿晓枫已经18岁了,进入上海医学院学医。十多年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,他们的一家为民族解放,战斗在天南地北,忘掉了自己和亲人的安危。现在,战争逐渐远去,和平建设即将开始,双方的工作环境也安定了下来,一家人是多么希望团聚呀!特别是,当朱枫得知自己的丈夫积劳成疾,身患肺结核时,她更牵肠挂肚,二天发出一封家书,又安慰,又叮咛,又对未来温馨家庭生活充满憧憬和向往。领导上了解朱枫家庭的实际情况,已经决定让她调往上海。这年8月,朱枫把带在身边正在读小学的儿子朱明,托好友先带回上海,而自己加班加点,想尽快把手头的工作做个了结。不久,她终于办好工作移交,她飞笔写信给丈夫和女儿告诉好消息:“现在随时可以走得了!”(右边相片于赴台前一个月照的[即1949年10月25日])

  舍亲受命

  正当朱枫一家在港沪两地共梦团聚的日子里,华东局有关领导也为一件重大使命而举棋不定。新中国即将成立,解放台湾箭在弦上,但舟山、金门之战意外受挫,急需派员入台与台湾地下党取得联系,但谁能担当如此重任?朱枫成了第一号理想人选。忠诚、机警、成熟,而且在台湾还有社会关系,各种条件,无出其右。可是,有关领导却对此犹橡了好一会。因为他们深深了解朱枫十余年来在敌人心脏出生入死,在她即将调回上海一家团聚的时候,又让她担此风险,确有不忍。但在没有第二个选择的时候,终于找她谈话,并征求她意见。这个任务虽出于朱枫意料,但在稍作思考以后,她却毫不犹豫地表示服从组织决定,并立即挥毫给丈夫写了一封不好懂的家书:“兄将外出经商,此去将有几月逗留,妹不必惦记,也不必和他人说起。妹如需去别处,请勿为我滞行。这时候,个人的事情暂勿放在心上,更重要的应该去做,几个月后,兄将以更愉快的心情与妹相见,望妹安心等待着更愉快的晤聚……”过了几天,朱枫又发出一封给丈夫的信:“今有许多信从上海邮来,可是没有我的,好不怅怅。你一定以为我也许去了。好吧,那就在心里想念着,想念着,一直想到见面的时候,会更增加愉快的。”
多么伟大的战士情怀!又多么深厚的夫妻挚情……

  虎穴得“宝”

  朱枫26岁远嫁东北,丈夫是沈阳兵工厂炮厂的总工程师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不愿做亡国奴的她和她的丈夫,举家返镇海。第二年夏,丈夫不幸病逝。留下两个孩子,大女儿阿菊,女婿叫王昌诚,那时是台湾省警务处电讯管理所主任。几个月前,朱枫刚刚接到过女儿女婿的来信,邀她去台湾玩,还寄来“入口证”等证件,但被她婉言谢绝了。现在,她真的要去看望多年未见的女儿女婿了,但心却是沉沉的。在她身上,有组织开出的两封介绍信。一给蔡干〔孝干),二给吴石;在衣服隔层中,还藏有金链和金镯。
  11月27日,朱枫乘班轮从香港抵达台湾基隆,女儿女婿已经静候多时了。码头上母女的热烈相拥,把周围军警特工的警觉也融化了。根据出发前与上级的商定,这次赴台,她只单线会两个人,完成任务即返回。凭借阿菊夫妇的天然屏障,她先会蔡干,双方约定联系方式;不久又与吴石接上头,并前后七次相晤,获得大量极其重要的绝密军事情报,又迅速通过关系,陆续转香港送往大陆。40多天的出生入死,朱枫顺利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,得到上级的指示:“速回”。她就让女儿买了返香港班轮的船票,还顺便托一位商界朋友捎回给上海亲人的一张便条,简单到只有几个字:“凤将于月内返里(朱枫在家小名桂凤)1950年1月14日。”日夜默默祈祷平安的在上海亲人,接到朱枫的亲笔字条,心中的甜蜜无法形容。

  慷慨悲歌

  正当朱枫浸沉在功成即将凯旋的喜悦之中时,她万万没有想到,厄运正在向她逼近。原来,在49年底和50年元旦,台湾地下党两名主要干部先后被捕。朱枫得到警报时,台湾己经实施戒严,海空进出台湾的通道全被关闭。在紧急关头,她求助吴石。吴石冒险亲自开出“特别通行证”,通过军用飞机,将朱枫送到还在蒋军手中的舟山,谋求利用舟山渔船,让朱枫返还老家镇海。2月2日,在白色恐怖下,地下党“台湾省工委”书记蔡干也落入敌手。想不到这个有25年党龄的台湾地下党最高领导,仅经一星期拷问,全部供出党内机密,包括朱枫和吴石。他还亲自打电话找朱枫,但朱枫已经飞了。而敌特在吴石寓所,却搜到为朱枫开出《特别通行证》的证据。于是吴石“通敌”罪证和朱枫去向全部揭示。朱枫在舟山某医院的好友处藏匿两周后也终落入魔掌。朱枫意识到在劫难逃,在沈家门羁押时,从皮衣的夹缝中剥出金链金镯,分四次把有二两多重的金属吞服,决心以身殉职。但被敌发觉,延医未果,就立即押回台湾,在某总医院把金物取出。敌特原以为女流之辈,一定会像蔡干一样不堪一击,还特地制定“生活上优待,谈话上安慰,接触上温和”策略实施征服,但一切手腕皆未如愿……
  6月10日下午4时半,朱枫与吴石将军、陈宝仓中将、聂曦上校,在台北刑场壮烈成仁。

(根据《枫叶飘落在台湾》改写)

朱枫生平老照片

 

←-- 1923年,18岁时就读宁波女子师范

 

 

 

1928年,23岁时摄于奉天 --→

 

 

←-- 1934年,30岁时摄于镇海

 

 

 

 


1938年,怀抱儿子朱明在湘西逃难途中与堂兄朱辉母子合影--→

 

←-- 1939年,与女儿摄于金华旅馆

1939年秋,去皖南抗日前线前夕于浙江三和 --→

 

 

 

 

 

←-- 1940年6月,在当时的敌占区上海

 

 

 

1941年,在桂林新光口书店 --→ 

 

 

 

1941年秋,化名周爱梅三进上饶集中营探监后回桂林 --→

 

 

 

 

 

1943年掩护从集中营越狱的朱晓光去重庆途径贵阳 --→ 

 

 

 

←-- 1944年,39岁时从溪口寇沪西宪兵队出狱

 

 

1946年8月,摄于上海 --→ 

 

 

 

 

←-- 1947年7月,回家乡探亲

 

1947年5月在重庆办事处 --→ 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←-- 1949年8月于香港


1949年8月在香港与儿子朱明侄子朱辉合影 --→

 

 

 

 

←-- 1949年10月赴台前一个月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←-- 1950年6月,被押至台北马场町刑场。 --→

浙江省镇海中学
admin@zhzx.net.cn
Copyright © 2000-2007